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又快到谷雨了,谷雨前後,種瓜點豆。這是奶奶常說的一句話。記得我很小的時候,奶奶為了看我,從滄州老家來到了保定。奶奶雖然是個鄉下人,但是看上去一點也不老土,一頭齊耳短髮始終染的烏黑發亮,細高條的身才總是穿著可丁可卯的衣裳。誰見了誰都會說這是個乾淨利落的老太太。 那個時候我們還是住在軍分區分的平房裡,房子的西邊和後邊(就是北邊)有一塊用鐵絲網和木棍子圍起來的土地,這就是我們家的菜園。每當谷雨前後奶奶總會拿個小耙子蹲在哪兒翻地,一邊翻一邊蹲著往後退,翻起來的土塊還要一點點敲碎,摸著石塊或磚頭就隨手扔出去。翻累了就蹲在牆根低下抽根煙。等把硬硬的土地翻成細細的土面面時,奶奶就拿來一把小產子和買來的菜籽開始播種子,掘個小坑放上幾粒,掘個小坑放上幾粒。 一行一行埋的整整齊齊。播完種子後,奶奶又找出長長的膠皮管子插在院子裡的水龍頭上。再把管子從屋子的後窗戶伸出去,打開水龍頭後馬上跑到房後頭拿起管子給種子澆水。 這一趟忙活下來,奶奶的身上仍然顯得很乾淨。 夏天扁豆花,豆角花,絲瓜花開的五顏六色,順著牆頭爬進院子,爬上房頂。引得蜜蜂蝴蝶時時光臨我們的小院子。我座在院子裡總怕它們咬著我,就用兩隻胳膊不停的驅趕它們。此時奶奶又會忙碌起來,找出舊年的竹竿和繩子給蔬菜們搭起菜架,然後把腕兒一條一條輕輕纏上去,平時一有空兒就去摸摸看看。 夏秋時節奶奶每天都會把長大了的而還有點發嫩的果實摘下來放到廚房裡,因為是自家種的無公害,做飯時只用水一沖就上了面板。那時的日子還很窮,奶奶把一家人的菜錢都省下來了。 等我稍大一些,奶奶回了老家。從此我和奶奶除了過年,平時見面的機會就很少了,但是奶奶還是為我每年做著棉衣棉褲直到她不能再做之時。 記得最後一次見到奶奶是在二姑家,此時奶奶以是胃癌晚期。她來保定治病,我去二姑看她。見了我她第一聲叫的就是我的小名,我聽了感覺那樣的親近,那樣的溫暖。但是聲音卻很微弱。看到奶奶躺在病床上,瘦的只有皮包骨頭。昔日的滿頭黑髮以是完全蒼白,一臉的皺紋。皮膚鬆弛的一爪一大把。我的鼻子一酸,眼睛也跟著發熱,只是不願把打著旋的眼淚流下來。只問了聲奶奶你怎麼了?就說不下去了。奶奶安慰我說:奶奶沒事兒,奶奶就是有點感冒。還不住的詢問我還學習不,還鍛煉不,回去時候道兒上走慢點~~~自從這次和奶奶見面後,我就再也沒見有到過她老人家。不久從老家傳來了奶奶病逝的消息,我真想回去給奶奶磕個頭,叫最後一聲奶奶。可是爸爸沒帶我。我只能偷偷的給奶奶祈禱,默默流淚。 後來回老家的時候,二姑在車上說:奶奶去世前不吃不喝折騰了一個晚上,第二天看著又好了,還沒等喘口氣的功夫奶奶就不動了。我暗想這一定是迴光返照吧。 如今生活條件好了,我們住進了樓房。看著窗外漸漸長綠的楊樹須,我又想起了奶奶在那一畝三分地上忙碌的身影。 奶奶您還好我嗎?孫子想您!

| 3rd Apr 2013 | 一般
月亮彈奏出一首悠悠的樂曲,深藍色的夜空被星星點綴成一條銀河,靜靜地流淌,風兒將它吹響遠方。在這樣一個美麗而寧靜的月夜,我卻怎麼也睡不著…… 思緒慢慢地回到以前,桃花盛開,花兒含苞欲放,樹是那樣的綠……大家一起學習,一起玩耍,一起奔跑,是那樣的快樂。操場上洋溢著我們的歡聲笑語,教室裡傳來的是我們朗朗的讀書聲,轉眼間,五年小學生活悄悄過去了,我在這裡度過了五個春夏秋冬。草兒綠了又黃了,花兒開了又敗了,桃花紅了又枯了,楊樹綠了又黃了,葉子長了又落了。我們經歷了多少就有多少快樂,相處了多長時間,就有多少友誼,我們長大了五歲,就學了五年的知識……雖說雁過無痕,但那裡卻永恆地記錄下了它們花瓣輕輕飄過,那裡就是我的母校。 五年來,我們的快樂時間從今天起消失了,我們不能在一起奔跑,不能在一起學習了,但我會永遠記住我們之間的快樂。雖然不能都分到一個班,但我會記住班裡的每一個同學,記住我們之間寶貴的友誼和這麼多年來在一起的快樂時光,我們相處的那樣親密。感情那樣醇厚。大人們說忘記了小學同學,只記得高中、大學的同學,但我不相信,我們五年的友誼我不會忘記,我要永遠記住這段美麗的時光! 天色越來越晚,可我卻一直睡不著,越想睡,那一張張我熟悉的臉就浮現在我的腦海中,他們在對我微笑,彷彿在對我講這五年來發生的快樂與悲傷。快開學了,我們還能都分在一個班嗎?雖然這不現實,但是我還是希望我們在一間教室裡學習,在操場上玩耍打鬧…… 想著想著,我便漸漸睡著了,我夢見我們好在一間教室,還是原來的老師,好在原來的學校裡。那些快樂,那些悲傷,那些回憶,那些友誼,都在這夢裡……

| 5th Jun 2012 | 一般
第五十一封:我喜歡雪天淡淡的憂傷,只有這樣的氛圍可以上自己的心情完全放鬆下來,下著雪的空氣那麼暖,如同在暖氣片上醒著的面,乾硬的身體一點、一點地柔軟,平素隱藏起來的各種慾望一點一點發酵目光縹縹緲緲地穿透眼前任何障礙物,被撞散為成千上萬的光粒,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所有。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認識老徐的人都說,老徐好玩,退休的時候離婚。要離婚,什麼時候都可以的,到老了離婚,很不方便。比如說,和老婆攏共一套二居室,分開以後房子歸誰?總不能劈開一分為二吧?於是還是住在一起,當然是一人一間。但吃飯呢?一間廚房一套廚具,總不能你先我後輪流做吧?於是還是一起吃。當然,老徐要自掏生活費了。實際上這和婚前幾乎沒有區別:老徐每個月發了工資都要一五一十交到老婆手上。現在老婆變成前妻,但錢還是得交給她。但有一點老徐是最在意的:現在雖然還是交生活費,但其餘的錢是可以自己做主的了! 這個太重要了! 老徐還是小徐的時候經人介紹,和現在的前妻成為夫妻,兩人都有工作,小徐本分,老婆賢惠,兩人對生活都沒有不切實際的奢望,因此日子雖然平淡,但也和和美美。後來有了孩子,一個兩個三個,給生活增加樂趣的同時,也增加了負擔。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訂下的規矩,老徐的錢必須交到老婆手裡,統一安排。想必老徐最初把錢交到老婆手裡的時候是通情達理、心甘情願的。因為家裡家外,需要用錢的地方多,統一籌劃肯定比沒有計劃地亂用錢好。 每個月發工資,老徐就會自動把錢交出來。幾個月後,心細的老婆發現老徐打了埋伏:少交了錢。問老徐,老徐說我總得有點零花錢吧?老婆說,也不能要這麼多零花錢啊!這樣吧,每次你把錢全部交給我,你需要零花錢的時候,我再給你。雖然有點有傷男子漢的尊嚴,但老徐還是答應了。新規定還未實行多長時間,老婆敏銳地感覺到老徐故伎重演,一定還有私房錢。車間發的幾次獎金他都隱瞞未報。老婆嚴厲拷問:是不是在外養了女人,不然要這麼多錢幹什麼?老徐情急之下,只得招供:每個月給他上中學的侄子一百元生活費。老婆氣急:你這個沒有良心的啊,我們一家四口,全靠我們兩個人的工資生活,又沒有銀行可搶,孩子讀書、營養、穿衣,哪樣不要錢?!你還要拿錢出去!這個日子怎麼過啊? 實事求是地說,兩人都是工人,日子確實緊巴巴的;但好歹未到揭不開鍋的地步。老徐做了虧心事似的,但他不資助侄子,侄子就會餓肚子啊。家裡好歹有工資,為什麼就不能幫助一下呢?他希望得到老婆的理解。但老婆眼裡只有這個家,決不容忍他的胡作非為。兩人大吵一架,但未達成共識。這以後,老婆想盡各種辦法,阻止老徐把錢寄回去。老徐橫下一條心資助兄弟子女讀書。幫完了侄子幫侄女,幫完了中學幫大學,幫完了小的幫老的。為此夫妻倆展開了長達30多年的較量。時間一長,兩人形同仇人,只有在親戚來訪的時候,做做和睦的樣子。有時老婆娘家來人,老婆必定悄悄地把錢強行塞到自己親戚的手裡,好像這樣可以找點平衡。再後來,兩人由仇恨、憤怒歸於平靜和冷漠,兩人各做各的事,互不相干,形同路人。有時看到別的家庭幸福甜美,老婆不免氣恨:“為什麼別人就那麼運氣好,找到一個顧家的老公!”老徐也有同感:“為什麼別人就那麼運氣好,找到一個通情達理的老婆!” 幾十年的婚姻和人生就在爭鬥、計較、謾罵、仇恨中度過。兩人從青年步入中年,從中年漸入老年,等到三個孩子都成家立業,也正好老徐退休,他馬上提出離婚。 而這也正是老婆渴望已久的。 文章來源:畫眉:無數紛飛的紫色小鳥 |胡玥的BLOG |泡泡的BLOG |先睹堂主的BLOG |天花板的部落格 |記憶卡 |《意林》雜誌的BLOG |Roadside chatter |健康小管家的BLOG |彼岸隨想-袁曉明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明明頭痛得快炸開,但一想到完不成任務就可能被解雇,只好不停地給自己加壓再加壓……「自尋煩惱」的年輕白領不在少數。為加薪、為升職、為面子,他們在超負荷工作的同時,深感「難以承受之重」;掰掰手指,疲勞、失眠、脫髮、發福,種種中年以後的常見毛病已提前纏身。   針對問題,心理專家為你調節心情,放逐壓力。      拆開任務分解壓力      舒燕(客戶服務經理):我的活兒又累又細不說,還常有很大的「變數」。日趕夜趕做出的策劃,很可能最終又要推倒重來。現在一有新任務,我第一反應就是「噩夢又來了」。      專家支招:除非脫離工作環境,人們才可能與壓力「絕緣」。然而生存的需要、成功的需要,使人們不得不努力工作,所以別指望壓力會自行消失。但壓力也不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大山」,不妨把它拆開來分而治之。   比如,別以為自己是「萬能」的,攬下所有責任。碰到一兩個月才能做好的事,別硬逼自己一夜間完成。何不為自己量身設計一個事業規劃表呢?分清遠期、中期和短期目標,便能從容應對。如果你不能改變處境,那就改變你看處境的角度和你對處境的反應。      忙中偷閒舒緩壓力      李偉(會計師事務所審計):我加班的最高記錄是連續三天沒合眼,休息半天後又連干兩天。平時也是一口氣干到次日凌晨一二點。人整天打瞌睡,可真躺下又睡不著,腦子裡儘是一堆堆數字。   專家支招:如果生活只有「工作」這個主題詞,壓力就會纏繞著你。所以有必要分散注意力,尋找工作以外的樂趣。休閒一刻,是舒緩壓力的最佳時期。白領卻常抱怨壓力大沒時間,其實忙中偷閒並不難。中午打個盹,晚飯後步行半小時,入睡前十來分鐘讀讀報紙雜誌,都能調節情緒。心情愉快了,肌體免疫力就能增強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塑身操一動作:   仰臥躺在床兩腳併攏慢慢抬起,抬到與身體成90度時慢慢放下(膝蓋不可彎曲,肩膀和手臂不可用力在離床面30公分處停下來,靜候1分鐘,做10次ps:一開始停止的時間約15~30秒即可,逐漸的把時間拉長到2分鐘效果:   可使膝蓋變小,提臀,腰變結實,下腹部和胃部贅肉消失。   塑身操二動作:   身體躺於床,雙膝微彎,雙手抱頭(吸氣雙手抱頭,將身體慢慢抬離床面,收腹吐氣,到最高點時停約10秒慢慢將身體放平,繼續動作做20次效果:   這組運動可加強修飾腰、消除腹部贅肉,達到減肥健美的效果。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15 Reads)
與中國一樣,墨西哥建築同樣處在傳統與現代的十字路口,日前,集中展示以生活為動力的現代當代建築風貌——「墨西哥現代建築展」正在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行。 當路易斯·巴拉干於1947年在墨西哥城修建自己的住宅的時候,可能並沒有想到在半個多世紀之後,這座供他自己靜謐休憩的三層小樓,被世界文化遺產大會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成為現代建築史上的奇跡。如今,人們可以在中國美術館正在進行的「墨西哥現代建築展」上,對巴拉干和他的建築有更深入的瞭解與更親近的體驗。 與他的建築作品一同展出的還有另外兩位墨西哥大師級建築師:胡安·敖皋曼(JuanO\』Gorman)和馬裡奧·帕尼(MarioPani)的作品,以及近年來具代表性的建築師作品。此展覽和同期舉行的「墨西哥現代繪畫——壁畫三傑」及「墨西哥當代陶藝展」,將一直持續到7月28日。 路易斯·巴拉干:「如何畫出光」 墨西哥著名建築評論家、建築師、策展人米格爾·阿德裡亞(MiguelAdria)認為,巴拉干毫無疑問已經成為了墨西哥建築歷史上的里程碑式人物,以至於人們書寫墨西哥建築史的時候,可以把歷史劃分為「巴拉干之前」與「巴拉干之後」。巴拉干於1902年出生在墨西哥的瓜達拉哈拉的鄉村,1988年逝世。然而在1976年紐約當代藝術博物館展出他的作品之前,他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墨西哥本地建築師,沒有什麼鴻篇巨製的項目,只建造了一些小小的住宅。這次展出之後,他聲名大噪。1980年,巴拉干獲得了第二屆普利茲克獎(被稱為建築界的「諾貝爾獎」),而第一屆的獲得者則是美國建築界「教父」菲利普·約翰遜。 他對顏色的應用最為讓人稱道,被稱作是對墨西哥色彩的最大發現,他對水的運用也啟發了很多後來的建築師。然而,阿德裡亞認為,所有這一切最終要解決的都是「如何畫出光」的問題。巴拉干修建的聖方濟會小禮拜堂中,墨西哥金色的陽光通過彩色玻璃和格子窗,如同神恩一般柔和地灑在祈禱的嬤嬤們身上。 在那座後來變成世界文化遺產的小住宅中,光線的刻畫更是給人留下深刻印象。這座房舍的外牆厚實封閉,日光只能從小高窗進入。和外部厚實高牆形成強烈反差的,則是牆內叢林一般茂密野蠻的花園。餐廳的一面牆做成了落地高窗,把花園的景致和光線引入房間之中,然而這扇窗戶是封閉的,所以巴拉干的花園只是讓人觀看,而不是讓人遊樂。和這所住宅一樣,巴拉干的代表性建築都充滿了夢幻和靜謐的特質,有一種刻骨的獨居氛圍。這正折射出巴拉干孤獨終老的一生。 從他的建築中,可以看到墨西哥的傳統如何延續。巴拉干經常使用的粉紅色,來自於墨西哥的國花。他使用的塗料最能體現墨西哥傳統特色,是用花粉和蝸牛殼粉末混合製成,極盡自然而且經年不褪。在巴拉幹那裡,能看到墨西哥最深處的詩意靈魂。 然而,儘管巴拉干已經成為公認的墨西哥建築的代表,但是在具有左翼傾向的建築師們看來,他的建築並不解決社會問題,而且還有向內心逃避的傾向。並且巴拉干的住宅看似樸素,實則造價高昂,只有富翁們能夠負擔,更是經常為人詬病。 敖皋曼和帕尼 此次展覽展出的另外兩位墨西哥建築大師的作品,與巴拉干內向低調的風格截然相反。敖皋曼是上世紀30~60年代墨西哥知識分子圈的中心人物,與壁畫大師裡維拉和他的夫人——如今國際上最為知名的墨西哥畫家弗裡達以及西格羅斯等其他畫家都關係密切。他們都具有左翼色彩,同時力主重新發現墨西哥在殖民時代之前的傳統。 敖皋曼最為著名的作品是墨西哥自治大學的圖書館,四面外牆都用馬賽克鑲嵌出巨大的壁畫,講述墨西哥印第安人的創世傳說、哥白尼日心說、農民革命,將墨西哥的歷史和人類進步的主題結合了起來,也成為了墨西哥最大的壁畫。 在敖皋曼這裡,傳統與現代的結合有最明顯的體現。他和帕尼都深受當時歐洲盛行的國際現代主義風格影響,偏重幾何形體的組合,巨大的立面。然而在他為裡維拉和弗裡達設計的住宅中,又使用了諸多墨西哥本土的元素,高大的仙人掌、龍舌蘭構成住所的柵欄,純淨的藍色和紅色也體現墨西哥傳統。當初修建的時候,附近的居民都因為他們的政治傾向而避之不及,如今這裡已經變成了這對畫家夫婦的博物館,引來世界各地的遊客。 帕尼則是給墨西哥城帶來最早的摩天大樓的人,他設計的大樓具有強烈的現代主義色彩,體積龐大,但是在細部上又會出現殖民風格的巴洛克設計,粗中有細,十分精彩。他和一些另外的設計師在上世紀50年代初,呼應著當時墨西哥銳意進取的烏托邦設想,為墨西哥城建造了很多既體現現代風格,又表現墨西哥特色的高樓大廈。但是在1985年的大地震中,不少建築已不復存在,實在遺憾。 阿德裡亞用「強調建築與環境的關係、使用新材料、運用墨西哥傳統元素」來概括巴拉干之後的墨西哥新建築。他認為,巴拉干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新的建築師們更注重和社會的關係,更注重滿足不同群體的需要。建築師羅歇(Roche)的盲人學校設計,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大量使用了當地的材料,顧及特殊的需要,讓盲人通過觸摸就可以知道自己的所在。同時,傳統墨西哥元素——比如阿茲特克獨有的金色、瑪雅神廟的弧形角度,在當代墨西哥建築中也都有和諧的運用。

| 28th Feb 2012 | 一般
這個天枰座的傢伙,總是能輕易感動我,融化我。他是我心靈的守護神,永遠。   日子這麼安靜的過著,直到那天,我噩夢的開始,一瞬間,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個空蕩蕩的屋子和弟弟,我應該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吧。但我的倔強,讓我擔起了家裡所有責任,在別人看來我很堅強,可天黑了,我還是會自己埋頭痛哭。事出第二天,他來看我,他是第一個給我安慰的人,陪我出門散心,跟我說,不管未來多困難也不要為了生活而出賣自己。那年我20歲,他17歲。   從那以後,我的生活重心就是家和弟弟。第一個冬天,我感冒了,死撐著不吃藥,玩命咳嗽,他從樓上聽見了,立馬拿了一堆藥,送下來,跟我說,身體更重要。心裡小感動,覺得這傢伙雖然嘴壞點,不過人還蠻善良蠻細心的。   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日子比想像中過的輕鬆,生活也比很多家庭過的好,而他也一直在身邊,像家人一樣,細心照顧,不離不棄,徹底被他感動了。把備份鑰匙給了他,我家就是他的烏托邦,沒有大人,沒有嘮叨,沒有壓力。他玩遊戲,我就會從邊上陪著,看著。他想做的事兒,也是無條件支持他。看著他笑,我也發自內心的高興。我們都很享受那生活,開心,自由。那年我21歲,他18歲。   習慣了他的存在,對他超級依賴,從來沒有想過這種日子會有終點。   直到一個喜歡他的女孩子對我說,他以自己有女朋友的借口拒絕她後,我的心突然好痛。因為這事兒,我莫名其妙的跟他發了脾氣,害的那個女孩被罵。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我有多在乎他,才發現,我對他的感情已經有了質的變化。   我自責,怎麼會讓感情變質。   我煩惱,我比他大,我們生活背景、環境有著很大的差異。   我崩潰,我們是不可能有任何結果的。   我不想給他任何壓力,不能讓這純潔的感情,有半點染色。努力掩飾著自己的感情,裝著跟平時一樣。可又抑制不住好奇心,總希望從一些小細節上,找到些什麼。   終於,我瞭解了,但是心也碎了。最後,我還是失去理智,鼓起勇氣,一邊哭一邊發信息說喜歡他。他說就當我抽風,什麼時候正常了,再聯繫他。沒有生我的氣,也沒有怪我。我們就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繼續過以前的生活,應該說他比以前對我更好了。我慶幸,他能如此包容我,原諒我的無理。罪惡感湧上心頭,提醒自己不要再犯錯了。   可感情這東西不是說控制就能控制的住的,越是壓抑,爆發的時候越是猛烈。   有一次鬧彆扭,他把鑰匙偷偷給我送回來了。我知道以後,把他叫來,痛打了一頓,他沒有還手,我抱著他失聲痛哭,他安慰我,把我哄好了,把鑰匙拿走了。後來我才知道,我把他打的,連著3天都不能抬胳膊,渾身淤青。那年我22歲,他19歲。   每次我抽風,事情都鬧的好大,他都沒怪我,還是選擇向以往一樣包容我,關心我。我總是不顧後果的胡鬧,他一次次的體諒。說不想給他壓力,但卻一直做出過分的事兒,其實他一直在小心維護著這份感情,一直給我機會,因為他覺得我們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一家人,比親姐弟還要親。我們的感情,他對我的包容,羨煞旁人。   我覺得自己是個萬惡的女人,親手毀了這純潔的感情。最終還是決定放手了,我不能想像,沒有他的日子,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真正的結束,是太多人,給這段感情染了太多色彩,以至於我心力憔悴。我想保留這最純潔、最美好的感情。我一直覺得對不起他。   最後,我對他說了一些狠心的話,斷了聯繫。但他還是包容了我,說「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眼淚抑制不住的流……那年我23歲,他20歲。

| 25th Feb 2012 | 一般
我是金牛座的,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她是水瓶座的。   我大一的時候曾經追求過她,每天找她身邊的朋友瞭解她的愛好,她有什麼需要的,我都會毫不猶豫的第一時間給她送過去。   可是有一次,我給她送複習資料的時候,她不接電話,我一直打,最後她說你不要來找我了,我問為什麼,她什麼也不說,只是再也不接電話。過了一會,有個我認識的男生給我發了個信息,說你不要再找她了。我很難過,為什麼她不親自告訴我,而是讓那個男生說。   我把自己關在宿舍,一根接著一根的抽煙。   我費勁所有的心思,加上所有的好友的勸說,用一年的時間把她淡出了我的生活。   後來我有了女友。   後來她告訴我她們也分了。   我很難過,我後來和我的女友也分了。   當我找到她。我們之間的話題多了起來,無話不聊。說起以前的事情真的有些感慨,認為是上天對我的一種回報。   她喜歡唱歌,唱的很好聽。所以我總是帶她去唱歌,知道她愛吃甜食,根本就不愛吃零食的我開始關心零食。每次出門都帶回來留給她。   有半年了吧。我們一次在夜晚的路上,我抱著她。   她突然問我,你說咱們是什麼關係啊?   我說我喜歡你,你看不出來嗎?   她說我不是隨便的女生。我說我真的喜歡你啊。   後來她掙開我的懷抱。   再後來,每次去唱歌,我叫她她也會去,吃飯時候叫她她也會去。   我想她可能是接受了。   可是又一次,我去太原。她發短信說,咱們不合適,以後不要再聯繫了。   我當時就昏了。什麼事也不想做了,就想馬上回到學校,可是我回來了她也不見我,打電話也不接。   我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上網,查我們的星座今天的幸運數字和幸運色。   但是她很狠心,始終不接電話。   我找到一個和她關係不錯的女生才把她約出來。   我們的關係似乎又恢復了。   我生日的時候,我請她吃飯,那是我過的最快樂的一天,我們像甜蜜的小情侶一樣喂對方吃飯。   可是當我又一次回家來的時候,她突然又說我們做朋友吧,我心裡放不下他。   我說我允許你心裡想著他,但是他現在有女友了,我不想你一個人沒有人照顧。   她很固執。我都急的哭了。   她說我承受能力太差。   我冷笑。正是因為愛的深才會心痛的厲害。她竟然這麼說。   我說那好吧,這是我最後一次打擾你了。   然後我們各走天涯。   每天還是能見到她的,心裡很疼。   但是,我對她的好大家都看在眼裡。   難道真的是沒有緣分麼?   我不知道她會不會後悔,因為她告訴我以前的那個男生對她很好,她沒有答應所以現在很後悔,忘不了他。我不知道,我在她的心裡會不會有這麼一個位置。   現在,我在查看自己星座運勢的時候,還是會不自覺的查看她的星座。   原來愛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可是只能在心裡各自痛苦。   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不要折磨這份難得的愛情。

| 20th Feb 2012 | 一般 | (1 Reads)
如果早研究星座,或許就不會有後面的故事。我是一隻蟹子,一隻最怕受傷害的蟹子。和風象星座的天秤是屬於完完全全兩種人。可是我不知道,他更不知道。我和他是同學,高中同學。那時彼此是有好感的,這我和他都能感覺得到。蟹子是純情的,而天秤是濫情的。對他說這話我並沒有什麼根據,但聽很多人說過他和很多女人有故事。而這是我和他在一起後才知道的事情。開玩笑問過他,他輕描淡寫地說沒有的事。看他的神情,好像在掩飾著什麼。有一次他來了,兩個人開車出去。在車上,他接了個電話,對方是個女的。車上很靜,他們的對話我聽得清清楚楚。車裡很黑。但我能感受到他的緊張。女的問:你打了我電話啊?他回答:打了。女的再問:有事麼?他回答:沒事。接著他就掛了。而能聽出來那邊正在遲疑著還想問呢。後來靜下來想想來我這邊時他一定先打了那女的電話,而那女的恰好沒有接到。然後他就打了我的電話。雖然談不上真憑實據,但作為一個女人,直覺是很強的。他確實不止一個女人。他可以憑空消失半個月,然後突然在某一天出現。而出現的結果,就是兩個人匆匆地親熱一下,然後他又玩失蹤。作為蟹子的我,是無法忍受這樣的做法,有時一連幾天的信息他竟然一字不回,簡直讓人崩潰。   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到更大的傷害,我忍受著煎熬,不聯繫他,慢慢地疏遠他。其實也談不上疏遠,本來兩個人就聯繫得少,一直挺疏遠的。到現在己經半年了,我刪掉了一切和他有關的信息,自己幫自己療傷。   半年來,只有我知道,自己的心中有多麼難受。我們蟹子是純情的,如果不是實在無法相處,我還是會繼續下去。可是在經歷過很多次的失望後,我選擇了放棄。雖然很心痛,但比一次次地受傷更好。   在看過星座的知識後,我知道天秤不是故意的,他們就是這樣的性格。想想以前的許多細節,我知道天秤其實是愛自己的,但他們的心太飄忽,作為蟹子是沒有那份自信去抓住的。我們是完全不同的兩類人。   再見了,我愛過的秤子。今天寫下的這篇文章全當對我倆故事的紀念,我知道你是不會看到的,就是看到了也不知道是寫的誰。我的淚,再也不會向著你流了。

Next